面对面:任正非首次接受央视专访全程

2019年02月01日 14:26

1月17日,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接受央视记者董倩的专访。针对近期华为遇到的种种危机、他未入选100位“改革先锋”等问题,任正非一一做了回应,并对华为目前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做了阐述。采访中,任正非表示最关心的问题是基础科学研究和教育,在他看来,把教育做好,国家就有未来。同一天,任正非还接受了国内媒体的群访。

1月20日晚间21 : 30,央视《面对面》栏目播出了题为《时下的华为》的此次专访视频。央视在旁白中写道:“这是他(任正非)首次接受电视媒体的专访。”

主持人:任总您好,中央电视台面对面的记者董倩,欢迎您。请您坐。

任正非:好,好,好。我坐旁边?

主持人:您请坐这边。任总特别感谢你。

任正非:我也感谢你们。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把这个机会给了我们。但是我仍然非常好奇这么多年来,您为什么不在电视上露面呢?到底出于什么考虑?

任正非:我真没想明白为啥不露面,不上也没有问题,我觉得文字穿透力更强一些。

主持人:您指文字的什么穿透力?

任正非:就是我自己写文件。

主持人:我们这两天在华为园区有媒体的VIP证,后来媒体的同行,就是您的同事跟我们说以前是没有过的,以前很少有媒体能够走进华为的园区。

任正非:我们欢迎媒体参观我们的园区,但是并没有说我们要夸大,希望更多的媒体来,媒体来我们有接待,只是我们的接待方式可能没有那么隆重吧。

主持人:因为涉及到孟晚舟事件,大家都很关注,但是我想大家关注的点和您作为一个父亲的关注点应该是不一样的。您作为父亲,想为自己的女儿做些什么?又能为她做些什么?

任正非:我们首先感谢党和国家对一个公民权利的保护,但我们能做的还是要靠法律的力量。

主持人:您现在能和女儿联系吗?用什么方式联系?

任正非:打电话,说说笑话。

主持人:您现在担心她吗?

任正非:我觉得不应该有多大的担心,估计她需要很长的时间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您多久没见到她了?

任正非:不知道,应该是很长了,很长吧。

主持人:因为工作的关系,很长时间见不着,这是一个正常状态。

任正非: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家庭。每个人都以小家庭为中心,忙碌完了以后各回各的小家庭。所以我们不像农村,大家聚在一个大锅里面吃饭,每个人都有小家庭。

主持人:因为工作的原因大家有小家庭的原因,长期见不到面是正常的。但是因为这种情况这种意外,您会不会因为这种意外而特别会惦记她,会想念她。

任正非:她总比我的小女儿好一点,我的小女儿回国到我家住一晚上第二天就飞走了,大女儿还好一点,还能看一看我。

主持人:您不会因为这件事特别的……

任正非:不会,不会,因为我觉得儿女最重要的是他们翅膀要硬,他们要自由去飞翔,这是父母的期望,父母并不是期望儿女来照顾父母,这个不是我们的期望。

所以他们飞得越高,他们跟我们的差距就越大,代沟就越多,他们愿意跟我们沟通就沟通,不愿意沟通就不沟通。

主持人:但是她毕竟遇到这么一件事。

任正非:这个事我们还是要通过法律解决,我们是有信心能解决的。

主持人:在遭遇到了一系列的壁垒之后有外界舆论分析说现在恐怕是华为最危险的时候了。作为公司CEO和创始人的任正非,他又是怎么分析当下和以后呢?

就在前段时间我看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讲过这么一段话,说华为发展到今天不会与任何人为敌,也不会把谁看成自己的竞争对手。但是现在有的人把华为当成对手,怎么去面对这种状况?

任正非:这是比赛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好了以后不会没人买的,你不要担忧,我从来没担忧这件事。我举个例子给你听,前两天我对西方记者专门讲了,全世界把5G做得最好的是华为,全世界把微波做得最好的是华为,全世界做5G只有几家公司,全世界做微波只有几家公司,只有一家公司把微波和5G做得好。我们当把5G和微波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不需要光纤就可以回传。现在我们已经用4G这个方法很成功,普遍为穷困国家、非洲穷困国家提供了服务,但是用5G把微波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提供的是超宽带,西方实际上就是大农村,就是高等的大农村,因为是别墅群,大规模的别墅群,他们每家每户铺光纤进去,成本很高。这个时候他想看8K的电视,他拿什么看?我们小基站一装,方圆这一片就看了。这个全世界只有华为能做到。

主持人:但是假如有一些国家就用国家禁令的方式不让你们参与?

任正非:不买他们傻,不买他们就亏了,比赛,这是和平竞争,技术竞争是和平竞争,除了买还有什么办法?

主持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华为在成长的过程中,年轻的时候小的时候,没有核心科技,加入不了人家的竞争。现在有了核心科技,有了领先的技术,但是人家有的国家不让你参加竞争,这是每一个公司都必经的一个过程吗?

任正非:这只是有的国家,这些国家很少,没有这么大的影响。

主持人:但是就像您所讲的欧美国家在电信领域的投资占到60%,如果重要的欧美国家不让您进,有什么办法?

任正非:不会,不会,欧美国家最终我们有很多东西,他们非买不可。

但是我一定会卖给他们的,我们不会计较他们曾经拒绝过我们,我们是市场经济,我们是以客户为中心,当他们要买的时候我还是会卖给他们的。但是我重点把想买我东西的国家做好。

只有长期重视基础研究才有工业的强大,只有长期重视……

主持人:在我们采访的地点华为总部大厅,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着一个宣传片,它的核心内容就是基础教育和基础科研是产业诞生和振兴的根本动力。那么在今天采访之前,任正非特别找到我们,说“他希望在节目,在采访中表达的也正是这样的一个观点。”

我们就非常好奇,因为在外界、在广泛的关注华为作为一家企业他的未来何去何从的时候,为什么作为当家人他最关注的反而是这样一个话题?

任正非:我觉得未来二三十年,人类社会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至少是生产方式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工业、农业,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那工业巨大的进步来源于教育和科技的进步。所以我们认为一个国家首先要重视教育,重视基础教育,特别是农村的基础教育。国外有人说过,一个国家的强盛是在小学教师的教室上完成的,同时也讲到教育是最廉价的国防。国防并不一定武器是最厉害的。那么我们国家经济上发展速度过快,有很多泡沫机会,大家都忙着在泡沫里面多挣点钱,可能在做学问的问题上就有点懒惰懈怠了,有点儿跟不上时代。

主持人:作为一名企业的负责人非常重视基础研究和基础学科,但是您知道现在的现实是在一些高校,尤其是在专业设置上,对于基础科学,您比如说前段时间您到中科大的时候跟校长说,统计学非常重要,哪一门都用得到。但问题是现在有多少年轻人园艺学这个?

任正非:你看你讲到命脉了,专门讲到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什么?人工智能就是统计学,这个学科计算机与统计学就是人工智能。中国没有人工智能这门课,计算机与统计学,审计学与审计学,你说我们要进入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时代干啥?统计。说明我们国家在数学上重视不够。第二个在数学中的统计学重视不够。大家过去看多年来好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大多使用的是统计学。所以,中科大包校长给我讲话的时候,他介绍专业的时候我每这个专业后面加一个统计学,这个专业后面加个统计学,你才能带动新时代的突破。比如说我们有一些科学家跟我讲,他说未来时间长短我不好说,不会要十年,他说只要移动愿意多给我们一倍的钱,我们可以它带宽增宽100倍。比如说我们和苹果手机差距是什么?说苹果在寒冷地带就照不了相,我们在寒冷地带能招降。

主持人:这跟数学有什么关系?

任正非:这是胶水,这是我们科学家发明的一种胶水,这个胶水在低温下不凝固。我们在低温下就可以照相,因为镜头是用胶水粘起来的。其实这都是基础科学带来的。突破基础科学是需要非常长时间积累。

主持人:为什么一家公司,一家民营公司在研究它的产品的同时,还要下那么大的力气去加大这个基础研究。

任正非:正常的传统的做法,这个基础研究会更多对人类未来的探索是应该有大学、科学家他们探索完成了以后告诉我们,我们再进行工业实验,通过工业实验把他们做成一个可能使用的技术诀窍,根据这个技术诀窍我们再去生产产品,这个很长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时代发展太快了,太短了,过去那种产学研这种分工模式不适应现代社会。我们不可能等科学家们按照这个程序做完,所以我们自己培养了大量的科学家,我们公司应该至少是有七百多个数学家,八百多个物理学家,一百二十多个化学家,还有六千多位专门在基础研究的专家,再有六万多工程师构件这么一个研发系统,使我们快速赶上人类时代的进步,抢占更重要的制高点。

主持人:但是我问您一个很功利的问题,都知道基础研究,基础就意味着时间段、时间一定长,假如投了这么多基础研究钱在上面,见不到成果怎么办?

任正非:一定是的,我们有一个主管研发的徐直军,每次我都批判他,我说你看你这个人,是我浪费了一千个亿培养起来的,以前你批判我浪费一千个亿,你今年再批判我,我应该是浪费两千个亿。

主持人:您认为是浪费吗?

任正非:这是一个诙谐的说法,因为科研上的不成功也培养了人才。我们的一个小伙子到瑞典两年,他领导了一批科学家,他在半导体上突破,这是人类社会重大突破。这个突破,当时我提议涨七级工资,最后他们涨的是五级,破格涨了五级。

主持人:为什么没听您的?

任正非:我有时候说话也不算数,因为我有时说话比较夸大一点,我希望更激励人一点,但是他们更考虑要平衡一点。

主持人:像华为这的公司对这个问题看得这么清楚,你们招你们的人才,像统计、数学这样的人才好不好招?

任正非:好招。

主持人:为什么你们好招?

任正非:因为全世界博士很多,国家这些年也进步了,而且特别是现在大量的人才从国外海外回国,这对我们国家是一次机会。因为有两次人才大转移高峰,第一次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300万犹太人从苏联转移到以色列,崛起了一个高点。现在美国正在排外,它的科研就受限了。第二个我们可能有一些大量的留学生在国外不能公平就业的话,他可能要回国。这个时候我们国家敞开怀抱,拥抱这些人,让他们到中国来,多挣钱,让他们来为国家多发光。其实我们有时候我们跟外国人说,你把这个高科技卖给我们吧,你把这个东西卖给我们,当这个东西买回来以后,你把这个蛋一打开,发现这个蛋是中国蛋,是咱们中国鸡跑到美国生了一个蛋,然后卖给我们中国蛋,我们还交了关税,我们还要高价买回来,为什么不能自己的鸡在自己国家的土地上生?

第二个,为什么不能让外国的科学家到中国来生蛋?大家也知道,美国有非常多伟大的领袖、政治家、哲学家、科学家,大多出自穷困的东欧,我们为啥不能再把东欧的优秀人才引进到中国来生蛋?让他们有幸福的生活,让他们也感觉到环境,这样中国能大量把世界人才像美国一样把科学家吸纳到中国来,这个国家怎么不能井喷?

主持人:在您心目中华为发展到今天是不是一个理想的状态?

任正非:华为现在出问题的就是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整个管理层级太多,我们正在改革,我们在五年左右组织改革上能获得成功的话,我们可能是有战斗力的。

主持人:未来的华为公司应当是什么样的?

任正非:应该是作战比较精干的,应该是不像现在那么臃肿,这么多管理层级那么复杂,这么多PPT,这么多会议,这么多无效的劳动。

主持人:因为在改革开放40年的纪念大会上,有一百名改革开放的先锋中央在表彰。说没有您的原因是因为您主动申请深圳市委市政府别加上我,真的假的?

任正非:是,真的。因为我是这样想的,我想集中精力搞搞华为,华为已经够复杂了,因为你们没有机会到我们海外一些研究中心区看一看,这些科学家在这么细的地方还有数千项专利,在研究这些细节,所以有很多细节才能组成这个宏观的,这些东西都是要有规划的。我觉得我的精力要放到自己内部的方面上。如果参加社会活动就要消耗精力。第二,你叫我开会坐在这个板凳上坐两个小时我坐不住,我溜号,不光彩。

主持人:您做什么事能坐得住?

任正非:我做公司工作的时候就能坐得住。

主持人:谢谢您,任总。

另外一个我还是很关心,为什么这段时间……

主持人:因为任正非还要接受十几家国内媒体的联合采访,所以面对面对任正非的专访只能匆匆结束。

主持人:为什么这段时间您会这么频繁接受中外媒体的采访?

任正非:我是被逼的,公共关系部逼的。

主持人:被人逼的?

任正非:被他们逼的,因为他们说现在是处在一个危机转换的阶段,我一定要让客户理解我们,一定要让18万员工理解我们,团结起来奋斗,度过这个困难的时期。所以说还是你讲话有权威,那我就来讲话了。

主持人:还有一个人们特别关心,外界有人说华为现在可能是从有公司以来现在是最艰难、最危机的时候,您这么看吗?

任正非:不是,我们今年至少增长20%,至少。每一个部门都跃跃欲试,我叫他们把计划报低一点,不然上头,奖金就压你们了。

主持人:谢谢您。


发表评论

hackIE
登录后参与评论